<progress id="t1r7n"><ruby id="t1r7n"><address id="t1r7n"></address></ruby></progress>
<var id="t1r7n"></var><var id="t1r7n"></var><ins id="t1r7n"></ins>
<cite id="t1r7n"><span id="t1r7n"><var id="t1r7n"></var></spa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var id="t1r7n"></var>
<var id="t1r7n"></var>
<cite id="t1r7n"></cite>

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您可以選擇訪問: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

保山搜索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旅游資訊 景區景點

新家庭的誕生,一個來自“中國白眉長臂猿之鄉”的好消息

2018-07-19 17:25

結婚組建新家庭,這在人類社會每天都在上演,不是什么新鮮事兒。但上個月,高黎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護林員監測到了一個新的白眉長臂猿家庭群,這是從一個全世界只剩下不到150只個體的瀕危家族傳來的好消息,這對“中國白眉長臂猿之鄉”——保山來說可是個大新聞。

它們第一次被注意到,是在今年5月27日的早晨。這一天,是護林員蔡芝洪和彭朝陽在高黎貢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針對高黎貢白眉長臂猿制定的“三定”監測行動下入高黎貢山密林的第四次日常監測。一群陌生的長臂猿鳴叫聲,響徹護林員熟悉的監測地。經過反復監聽觀察,這是來自一個新的高黎貢白眉長臂猿家庭的呼喚。這個被發現的新家庭群有一家三口:年輕的爸爸、媽媽和一只約一歲半的長臂猿寶寶。

圖片1

高黎貢白眉長臂猿母子。對于種群數量只有不足150只的高黎貢白眉長臂猿來說,每一個孩子都顯得更加彌足珍貴。李家鴻/攝

對于監測研究高黎貢白眉長臂猿這樣的珍稀瀕危野生動物來說,監測到新生嬰猿都是一件喜事,更別說監測到新群這樣一件天大的喜事!尤其,當研究對象在全世界不過只剩下不到150只個體,每個家庭3-5年才生一胎,一胎只有一娃時。

這次高黎貢白眉長臂猿添的不是新丁,而是一個新家庭。對于一個數量稀少到快從這個星球消失的野生動物種群來說,新的家庭意味著這一物種增加了1/50的種群增長希望。

新家庭的面紗 

2018年5月27日,護林員蔡芝洪(后稱蔡叔)和彭朝陽(后稱彭叔)在X監測點進行監測,10:40左右聽到Y樣方附近有一群長臂猿鳴叫,從聲音判斷是兩只成年個體鳴叫。在鳴叫區域,遠距離看到一只黑色個體在往山脊方向移動,未看到雌性個體。11:10左右,B群在Z樣方附近回應鳴叫,兩群相距約500m左右,可以確定首先鳴叫的不是B群。B群一直鳴叫到11:50。

臨近中午,蔡叔彭叔兩人推測既不是B群,應為C群,決定離開監測點返回營地。剛走了10分鐘,12點左右,從S河邊傳來一群長臂猿的鳴叫,兩人迅速趕到高點,確定C群在S河邊的一個小山包里鳴叫,鳴叫區域距Y樣方400-500m左右。今天聽到的第一次雌雄合鳴,既非B群,也非C群。

2018年6月2日,蔡叔和彭叔前往X區域查探,于9:00左右,在Y樣方附近發現一群長臂猿,兩人隱蔽觀察。發現新群的群體結構為一雄一雌和一只1歲左右的嬰幼猿。兩個成年個體都較為年青。兩人一直觀察到10點左右。長臂猿和他倆相距40-50m,可以確定為新群。

2018年6月8日,為了進一步確定新群,高黎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保山管理局和隆陽分局組織了8人的監測隊伍進山搜尋和監測。早8:30左右,監測隊伍在Y附近看到新群,看到兩個成年個體,新群確定。

圖片2

護林員蔡芝洪(前右)和彭朝陽(前左)正在和科研人員一起觀察高黎貢白眉長臂猿,這次長臂猿新家庭就是在他們跟蹤觀察下發現的。云山保護/供圖

雖然都是靈長類,不過這個長臂猿家庭不可能像孫悟空一樣石破天驚蹦出來的?那新群究竟來自何方?

2012年始,中山大學范朋飛教授的研究團隊與高黎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隆陽分局合作,在百花嶺保護站轄區內建立了研究基地。6年多來,研究人員主要對基地周邊的三群長臂猿(A、B、C群)進行跟蹤研究和監測。新成立的家庭群,就來自這幾個群體。

據研究人員推測,這個新成立的家庭群,男主人很可能是B群的子嗣。推測依據是確定此群為新群后,護林員再沒有見到過B群到新群的家域范圍內活動——這塊底盤,一部分是原來B群的。和人類家庭一樣,子女成家立業了,長臂猿父母總有個表示,讓塊地給后代,幾乎就是買個房的意思了。

至于女主人是哪家的姑娘還不好說,要確定身份,只有再勤勤懇懇地去撿它們的糞便,提取DNA拿去做分子檢測,才能知曉。

新家庭的意義

“我把心留在了這里,我要走了。”這是每個在高黎貢山自然保護區見過“孤雌”的人與她的告別,這是人們對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的牽掛與擔憂。

圖片3

在高黎貢山自然公園有1只雌性孤猿,這只雌性孤猿就是人們惺惺念念的“孤雌”。“孤雌”早已達到性成熟年齡,但附近都沒有可配對雄猿而一直孤身一猿。唐云/攝

高黎貢白眉長臂猿在這個星球上野外種群數量不到150只,遠不及野生大熊貓種群數量的十分之一。猿口基數小,猿口出生率低,棲息地破碎化,找對象難,近交衰退”等一連串問題還在嚴重制約著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的繁衍發展。

范朋飛教授的研究團隊從2009年到2018年,長達10年持續不斷對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的研究發現,有別于生活在熱帶雨林地區的長臂猿,高黎貢白眉長臂猿8-10歲才性成熟,繁殖間隔長達3-5年,這已經是長臂猿性成熟和繁殖間隔的極限。

研究人員分析,這與它們生活在高海拔區域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長臂猿的食物主要以水分含量高的漿果為主(占食譜40%),以花、芽、葉、樹蜥、鳥蛋等為輔。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生活的高海拔高緯度森林能為它們提供的食物要遠遠低于熱帶地區,長臂猿所能獲取的供身體身長和發育的熱量自然也遠遠不足。

不是長臂猿傻,是低海拔的森林已經被它們的親戚智人全霸占了。蜷縮到又高又冷的森林,是高黎貢白眉長臂猿不得已的求生之舉。

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的另一個不可承受之重,是棲息地破碎化導致的孤島式分布。這里幾群,那里幾群,再遷不進來,再遷不出去。

之前我們有寫文章報道過,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目前處于“單家獨寨”的現狀,種群與種群之間極難形成自然交流,也造成了其“找對象難”現象。年輕的雌雄猿找到彼此喜結連理的緣分,可能要在佛前苦苦求個五百年才能換來。在高黎貢山自然公園就有1只雌性孤猿,這只雌性孤猿就是人們惺惺念念的“孤雌”。“孤雌”早已達到性成熟年齡,但附近都沒有可配對雄猿,可配對雄猿都遠在20多公里之外,自然情況下沒有交流配對的可能。為此,科研人員以及保護區的工作者們曾經大開過一次腦洞,試圖通過鳴聲引導等方法為這只雌性孤猿“介紹”一個對象,幫助長臂猿解決猿妹在此山猿哥哥在彼山,日日思君不見君的煩惱。

圖片4

相互理毛的高黎貢白眉長臂猿夫妻。長臂猿今生相互理毛的緣分,可能需要苦心修幾輩子才能換來。魯韜/攝

而就在我們眼皮底下,這樣一件極其難的事,長臂猿自己搞定了!新家庭的誕生是破局的希望,其喜悅堪比自己辛苦撫養的孩子終于成家生兒育女,而且還是懂事地背著你就把這件大事自己辦妥了。

一對新的可繁殖個體增加,亦意味著遺傳多樣性增加,這小片區域近交衰退的擔憂減輕了那么一點點。

愿有一天,“中國白眉長臂猿之鄉”長臂猿新家庭的誕生如雨后春筍

雖然總體數量只有不到150只,但在保山市的隆陽區和騰沖市境內仍分布著80%的白眉長臂猿野外種群。保山也一直在為白眉長臂猿的保護作著艱苦卓絕的努力。2009年3月,保山也因在保護白眉長臂猿的工作中成效顯著,被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評定為“中國白眉長臂猿之鄉”。

“中國白眉長臂猿之鄉”高黎貢白眉長臂猿新種群的發展,也牽動著科研院所的科研人員、自然保護區的自然保護工作者、政府工作員、社會公益組織自然保護公益工作者,以及其他社會各界人士的心。

中山大學范朋飛教授的研究團隊從2009年到2018年,長達10年持續不斷對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的研究。艱苦卓絕,刨根問底,試圖找到高黎貢山白眉長臂猿種群稀少的原因,試圖探尋出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種群保護發展的科學途徑。

圖片5

高黎貢山自然保護區長期與中山大學、大理大學等科研院所合作開展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監測研究工作。圖示中山大學范鵬飛教授(右一)和他的研究團隊在高黎貢山開展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監測研究工作照。費漢欖/供圖

高黎貢山自然保護區對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的監測保護工作也抓得緊。高黎貢山自然保護區長期與中山大學、大理大學、云山保護等合作開展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研究工作,建立共管科研監測點, 獲取長臂猿分布、種群數量、生境、食性、行為、生態等相關資料,逐步建立和完善的資源數據庫,幾十年如一日的監測保護著它們。特別是在去年提出了“定猿、定群、定人”的“三定”監測行動,確定保護區將極度瀕危的高黎貢白眉長臂猿視為旗艦物種、傘護物種加以重點監測保護,在監測中確定保護區內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的種群數量、每群的成員構成及分布范圍,每群長臂猿指定2名護林員進行長期監測。高黎貢山自然保護區還與市環保局、西南林業大學和云山保護組織共同研究制定了《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系統調查及保護方案(2018-2020年)》現已通過了專家評審,正在組織實施,將對高黎貢白眉長臂猿進行系統的調查與保護。高黎貢山自然保護區還與中國綠化基金會申請協調在保護區三期合作項目中,將高黎貢白眉長臂猿作為重點監測保護對象,加大資金投入,建立專業監測隊伍,實施嚴格保護;初步針對繁衍困難等問題,擬定籌資建設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監測繁殖研究中心等。

圖片6

高黎貢山自然保護區與市環保局、西南林業大學和云山保護組織共同研究制定的《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系統調查及保護方案(2018-2020年)》專家評審會現場。施曉春/供圖

云山保護組織作為社會公益組織,也致力于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的保護宣傳工作,拉動社會各界力量來共同保護高黎貢白眉長臂猿。

新家庭的誕生與發現,離不開科研團隊的長期跟蹤研究、社會公益組織的熱心關注,更離不開保護區艱苦卓絕的監測保護。

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的保護數量發展,還需要我們攜手努力。科研機構需要持續開展研究探索,尋求保護的新方法;保護區以及政府部門能持需要續加大監測保護力度、不斷完善保護措施;社會公益組織,也需要持續加大宣傳,拉動社會各界力量。當然,在我們盡人事的同時,也需要長臂猿能自強不息。

只愿有一天,在“人努力,猿自強”的情況下,高黎貢白眉長臂猿新家庭的誕生能如雨后春筍般涌現,“中國白眉長臂猿之鄉”誕生高黎貢白眉長臂猿的事也不再是“大新聞”。(張富有、閻璐、高歌/供稿)

責任編輯:錢秀英 編輯:姜永華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球探网篮球即时比分
<progress id="t1r7n"><ruby id="t1r7n"><address id="t1r7n"></address></ruby></progress>
<var id="t1r7n"></var><var id="t1r7n"></var><ins id="t1r7n"></ins>
<cite id="t1r7n"><span id="t1r7n"><var id="t1r7n"></var></spa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var id="t1r7n"></var>
<var id="t1r7n"></var>
<cite id="t1r7n"></cite>
<progress id="t1r7n"><ruby id="t1r7n"><address id="t1r7n"></address></ruby></progress>
<var id="t1r7n"></var><var id="t1r7n"></var><ins id="t1r7n"></ins>
<cite id="t1r7n"><span id="t1r7n"><var id="t1r7n"></var></spa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var id="t1r7n"></var>
<var id="t1r7n"></var>
<cite id="t1r7n"></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