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t1r7n"><ruby id="t1r7n"><address id="t1r7n"></address></ruby></progress>
<var id="t1r7n"></var><var id="t1r7n"></var><ins id="t1r7n"></ins>
<cite id="t1r7n"><span id="t1r7n"><var id="t1r7n"></var></spa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var id="t1r7n"></var>
<var id="t1r7n"></var>
<cite id="t1r7n"></cite>

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您可以選擇訪問: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

保山搜索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新聞中心 記憶保山

【歷史檔案】保山“四·一一”暴亂

2018-08-22 10:12

楊恒剛(大關縣人)于民國37年(公元1948年)十月,經省派任保山縣長。保山乃滇西大縣,為縣長者咸以肥缺發財自詡。楊垂涎保山已久,于昆受委保山縣長時,就躊躇滿志,得意忘形,正擬大行搜刮之術,滿載而歸(保山旅省同鄉會人士回鄉時傳說)。

但官紳私欲,無時滿足,當利害沖突時,又轉為互相傾札。楊恒剛原是貪婪腐化的老官僚,接任不久,與地方土劣爭奪劇烈,尤其是與楊玉書、車子遴、蔣德馨三人。

一次,楊恒剛親往施甸,以禁煙鏟煙為名,行貪污受賄之實。對出土煙苗,要種植人納款滇半開(銀元)一萬元了事。楊玉書聞悉,立即奔赴施甸,揚言我只要5000元了事。雙方以高低懸殊之數向種煙戶索價,均旨在詐取賄賂。貪污到手,他們相互間的對立和仇視進一步惡化。

當時縣參議會議長一席,因范月三辭職,久懸無人。楊玉書以副議長職,操縱議會實權;車子遴任縣自衛總隊副總隊長,掌握地方武裝;蔣德馨為縣銀行經理,抓地方經濟。車、蔣均屬縣參議員,又是多年著名地方惡霸,受其欺壓者,無不恨之入骨。楊與三人一直處于勾心斗角,明爭暗斗狀態。

民國37年冬,原駐保山的二十六軍、二二七團調離縣境,城鄉散兵游勇,到處騷擾。楊恒剛借口冬防,統御全縣武力,增設保山警備指揮部(當時保山境內有二二七團運輸連、搜索連和騾馬隊、保山團管區、保山自衛總隊、四區局交通警察、保山警察局)。楊恒剛和保山團管區司令張鎮英聯名分呈省府與十二區專署備案,僅專署準其備案,省府未予批準。成立后,張鎮英為司令,楊恒剛為副司令,下設總務、編訓、警備、文書四組。編訓組負責編訓全縣軍隊,其目的在解除車子遴的自衛總隊權力,迫令車辭職。車則戀棧不走,楊恒剛遂以縣長兼自衛總隊長職權,決定車與保山九龍電燈廠主任范光祖調換。范接任警備指揮部編訓組長后,車的兵權即被解除。劉鐘俊為總務組長,趙秉鈞為警備組長(趙在團管區工作)。

指揮部成立前,范光祖和在鄉軍官數人,頻繁活動,成立“在鄉軍官會”。范光祖(國民黨少將)、聶忠嚴(國民黨師長)、劉鐘俊(國民黨團長)等為籌備人,他們以抓權弄錢為目的。原攀附車、楊派因私欲不遂,與之分裂,轉向張、楊投合。警備組組長趙秉鈞在指揮部巧立名目,設刑警、保商兩個隊,收羅閑散軍人和地方浪人。窮兇極惡,極端生事,騷擾地方,勒索商人。百姓對之極為不滿,在人言嘖嘖中,楊恒剛和張鎮英卻裝聾作啞,任其胡作非為。

對城內商號店鋪,城鄉富戶,稍不如意,即以匿名恐嚇信強迫接信人在指定時間、地點內照數送交金錢,否則將用手榴彈對付。接信后,嚇得寢食不安,送去時,接錢的卻是大家平日慣見的浪人。受不白之冤和財物損失的,無人敢于上報。從此,老百姓聽到“刑警隊”三個字,就不寒而栗。

民國38年(1949)初,刑警隊設有法庭、監獄和各種刑具。無故被抓的人,在毒刑拷打后,若無金錢自贖,必將枉死于他們的淫威之下。刑警隊已成為楊恒剛的得力爪牙和法西斯別動隊,而楊恒剛顯然是刑警隊的后臺。后楊恒剛任命楊劍虹(昌寧人,抗日時期與楊恒剛在江西新三軍部同過事)為保山警察局長。

同年3月間,縣府接到昌寧告急:順寧被云縣鐘世俊、趙正元所屬“共革盟”盤踞的消息后,人心震驚。而楊恒剛卻不顧百姓死活,只想保全其在保山貪污的大量財貨,但素與保山土劣的糾纏,一時未能輕易脫身。正當此時,駐騰第十二區專署保安副司令劉永昌由騰來保,召開保山各界聯合大會。保山部分紳士在會上對刑警隊大肆抨擊,主張撤銷指揮部,暫保留警備組,成立縣治安委員會。以劉永昌為主任委員,楊、張任副主任委員,各單位主管人任委員。表面上削弱了楊、張的操縱勢力,但他們的內在陰謀并未收斂。

適盛傳由昆明透露來“范月三接任保山縣長”的消息,楊恒剛又生一計,制造外省人與本地人的矛盾。在不同場合,向人鼓動說什么“保山人排外,范月三接事后,將大殺外省人”。這話傳出后,激起寓居保山的外省人和流落保山的散兵游勇的懷恨,個個躍躍欲試,準備對付這場屠殺。

4月9日,以趙秉鈞為首邀集其同伙27人大肆宴會,吃雞血酒宣誓,準備鬧事。保山的冀、魯、豫、浙、皖的外省人相繼成立同鄉會。外省人組織的“醒獅團”沿街活動,流言四起,人心惶惶,預感到暴風雨即將來臨,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4月10日,劉永昌在縣府主持召開治安會議,并由楊、范交接縣長職務。會議中,楊玉書提議,由楊恒剛馬上交接。殊不知楊恒剛事先已布置其爪牙,持手榴彈、手槍隱伏于會場四周,情勢非常緊張。楊恒剛在會上說:“諸位不知保山的事情,已經高漲到了99度了,再加1度,就要爆炸哩!”言下之意,就是不能碰他,不然將一觸即發。范月三目睹會場情形乃堅辭不受,劉永昌和其他紳士也主張在第二天(4月11日)新舊交接,會場情緒才緩和下來。

散會后,楊恒剛通過楊劍虹與刑警隊長何海云、電話大隊長李國才(何、李兩部明是官兵,暗是土匪,經常利用滇緬路電話通消息,互相勾結,在保山至永平間公路上搶劫商車)等,勾通保山中央團管區司令部科長趙秉鈞,將兩個新兵大隊的基干武裝約二三百人、槍拉了過來。經楊恒剛和趙秉鈞等秘密策劃,于當天晚8時,由趙秉鈞率眾20余人分組配合,從縣府、省立保中、尚友街等鳴槍起事。縣府的一組將住縣府常備中隊武器騙奪到手,打開獄門,使犯人涌出,即時縱火焚燒監獄,將奪獲武器又轉遞給犯人。趙秉鈞帶領的一組直赴保山縣銀行(南門里財神廟內)尋殺楊、車、蔣三人。當晚,趙秉鈞一伙槍殺蔣德馨于縣銀行,車、楊二人聞風逃匿,一場駭人的暴亂爆發了。在10時后,槍聲停止時,劉永昌即遍尋范光祖而不得,又見常備隊都按兵不動,估計楊、車、蔣已逃避,其他士紳也不見一個。劉以事屬暴亂,乃連夜離保赴騰。

11日清晨,群眾在過路時,見三牌坊街心中擺著一具死尸,貼著一張“土豪蔣德馨的下場”,才知道蔣德馨是在昨夜的槍聲中被打死的。后來沒有普通人敢在街上來往,只見蓬頭垢面,破衣濫袖的犯人,手持刀槍滿街沖撞。原警備組和刑警隊的人,也提著槍神氣十足地來回逡巡。

近中午時,見街上貼著“擁護盧主席”、“打倒土豪劣紳”、“保山人民自衛軍”一類標語。三牌坊又張貼著楊恒剛出示的一張布告,上面寫著:“查昨夜事變,乃各省受壓迫志士之舉,對人民生命財產絕對保護。現仍推楊恒剛為縣長,仰全縣人民一體知照!”

隨后,楊恒剛邀請團管區司令張鎮英到縣政府開會,商討保山獨立問題。張鎮英見大勢所趨,便承擔了“自衛軍總司令”職務,楊恒剛任副總司令。當天,群眾從早到晚都在疑慮恐怖中渡過。到了夜間,暴徒開始搶劫。首先搶大街上的商店和客商,依次是保山富戶,旋又接收海關、稅局、農民銀行等機關。數日內,先后在城鄉輪換搶劫。

到14日,三牌坊又出現一張取名“保、騰、龍、云、永五縣人民自衛軍總司令部”的布告,大意是:當今國家政治腐敗到了極點,土劣橫行,遍于鄉村。因激于義憤,而責無旁貸,乃毅然起義。今后要實行新政,盼大家共同合作,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并竭誠歡迎有志之士參加。后面署名“司令張鎮英,副司令楊恒剛”。布告石印后還散發鄰近各縣。數日內,他們搜羅亡命無賴、散兵游勇千余人,編為3個直屬大隊和1個支隊,桑建和為支隊司令,趙秉鈞、錢一誡、陳東山為直屬大隊長。

保山整個社會昏天暗地,民眾陷入了深重災難。(責任編輯:楊永明)

注:檔案保存于保山市檔案館,摘自民國《保山縣志稿》,《云南文史資料選輯第四輯》。

責任編輯:錢秀英 編輯:段紹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球探网篮球即时比分
<progress id="t1r7n"><ruby id="t1r7n"><address id="t1r7n"></address></ruby></progress>
<var id="t1r7n"></var><var id="t1r7n"></var><ins id="t1r7n"></ins>
<cite id="t1r7n"><span id="t1r7n"><var id="t1r7n"></var></spa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var id="t1r7n"></var>
<var id="t1r7n"></var>
<cite id="t1r7n"></cite>
<progress id="t1r7n"><ruby id="t1r7n"><address id="t1r7n"></address></ruby></progress>
<var id="t1r7n"></var><var id="t1r7n"></var><ins id="t1r7n"></ins>
<cite id="t1r7n"><span id="t1r7n"><var id="t1r7n"></var></spa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var id="t1r7n"></var>
<var id="t1r7n"></var>
<cite id="t1r7n"></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