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t1r7n"><ruby id="t1r7n"><address id="t1r7n"></address></ruby></progress>
<var id="t1r7n"></var><var id="t1r7n"></var><ins id="t1r7n"></ins>
<cite id="t1r7n"><span id="t1r7n"><var id="t1r7n"></var></spa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var id="t1r7n"></var>
<var id="t1r7n"></var>
<cite id="t1r7n"></cite>

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您可以選擇訪問: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

保山搜索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新聞中心 外媒看保山

滇緬公路通車80周年:涅槃重生 傳奇依舊

2018-08-30 15:46 人民網 薛丹

01

車隊通過滇緬公路老虎嘴路段 美軍164照相連拍攝 饒斌提供

1937年“七七事變”后,日軍鐵蹄踐踏神州大地,先后封鎖中國沿海,截斷滇越鐵路,阻止世界援華物資進入中國境內。為保障國內抗日戰場戰備物資以及大后方的經濟供應,1937年,一條起于云南昆明,止于緬甸臘戍,全長1146.1公里的公路開始修筑。

這條穿過了險峻山區,跨越了湍急河流,蜿蜒上千公里的運輸干道,成為了中華民族在抗戰中的“生命線”。這就是被稱為“抗戰輸血管”的滇緬公路。

02

重修滇緬公路惠通橋 美軍164照相連拍攝 饒斌提供

滇緬公路東起昆明,穿越楚雄、大理、保山、龍陵、芒市、瑞麗等縣市,西行經畹町出境,后與通往仰光的鐵路相連,成為一條直通印度洋的出海交通線。從開始建設到1938年8月30日正式通車,滇緬公路僅用了9個月時間修建,其工程量之大、修建難度之巨前所未有。公路的建成創造了世界公路史上的奇跡,成為中國當時連接世界的唯一國際通道。

“為了打破敵人的封鎖!”滇西抗戰史研究專家余戈在談到滇緬公路作用時這樣表示。1937年8月,由于擔心日軍切斷中國的國際交通線,《建設滇緬公路和滇緬鐵路計劃》被提上議事日程,但考慮到鐵路在經費和器材上的實際困難,滇緬公路的修筑被放在了更為優先的地位。

滇緬公路云南段全長959.4公里,其中昆明至下關段已于1935年修通土路。因此,建設重點被放在了全長547.8公里的下關到畹町路段。受地理位置,歷史原因等影響,保山龍陵和德宏芒市等地成為滇緬公路上的重要節點和必經之路。“戰斗犧牲、施工流血,從龍陵惠通橋到境內最后一公里的滇緬公路路段,堪稱是用生命堆砌出來的‘血路’。這其中,龍陵段是保存最為完好的路段之一。”余戈介紹,作為參與滇緬公路建設的滇西18縣之一,在接到云南省政府命令后,龍陵舉全縣之力參與到了公路建設之中。

03

中國遠征軍騾馬運輸隊通過滇緬公路滾龍坡 美軍164照相連拍攝 饒斌提供

滇緬公路龍陵段長約40余公里,為了完成工期,縣政府當時每天動員10000人出工,共出工240萬人次,幾乎需要征調全縣一半的強勞動力。全縣因筑路傷亡民工比例超過4.4%,是滇緬公路修筑期間投入人力比最多,傷亡人數比最大的縣區。龍陵縣滇西抗戰研究基地負責人何德尊介紹:“為保證通車,全縣當時所有政務讓道于修路,時任縣長的王錫光把辦公室直接搬到了惠通橋附近的工地上,現場辦公,直接指揮。”

波濤滾滾的怒江兩岸山高林密,給施工帶來了巨大挑戰。何德尊轉述史料記載時說,怒江邊的鷹嘴巖本來沒有路,是工人在懸崖峭壁上放炮炸出了一條路,因為形似一只張著嘴的老虎,因此改叫老虎嘴;離惠通橋3公里之外的梅子箐受地勢影響,建成后又多次被泥石流沖毀,成為了整條滇緬公路的“卡脖子”工程。據記載,為了按時完工,滇緬公路上的20余萬民工共完成了1100萬立方米土方和100萬立方米石方工程建設,新建橋梁242座,大小涵洞1789道。由于嚴重缺乏施工機械,他們只能用雙手修筑這條蜿蜒崎嶇的公路。3000多名民工的犧牲換來了滇緬公路的提前通車,支撐起了當時國內戰備物資以及大后方的經濟供應,維系著國家和民族為獨立解放而戰的生命力。抗日戰爭期間,經滇緬公路運輸的抗戰物資約49萬噸,其中汽油等油料20余萬噸,兵工器材、武器彈藥、通訊、交通器材、醫藥、棉紗、布匹等20余萬噸。

04

大埡口新村村民楊國剛展示曾用于修筑滇緬公路的工具 人民網 薛丹 攝

曾參與滇緬公路修筑的92歲老人張惠芬回憶,11歲那年,自己與外婆、母親和哥哥一起,在龍陵縣城附近的南天門路段工地上干活,由于年紀小,只能做一些撿石頭填凹坑的輕活兒。“不光是我們家,周邊的鄉親鄰居、婦女老幼幾乎都去修過路。可沒過多久,日本人來了,全家人只好被迫逃難。”張惠芬說。

1942年5月3日,日軍順滇緬公路侵入國門畹町。“56師團的坂口支隊用160輛汽車運送部隊,向內地快速深入。5月4日,芒市、龍陵相繼淪陷。眼看日軍直逼保山,中國軍隊被迫炸毀惠通橋,最終才將日軍阻隔于怒江西岸。”余戈在講述起那段歷史時說,因無法越過怒江天險,日軍便在松山和龍陵縣城等滇緬公路上的重要關隘構筑起堅固工事,圖謀長期盤踞。

1944年5月,中國遠征軍歷時95天,以敵我傷亡比1:6.2的巨大代價,逐步將日本侵略者趕出了滇西,拉開了中國大反攻的序幕。16萬抗日將士,正是經滇緬公路前往滇西戰場,打響了收復國土的第一槍。在經歷松山戰役、龍陵會戰等戰役后,侵略者最終被趕出國門。

05

滇緬公路上的惠通橋 侯云鵬 攝

巍巍松山,記錄下了歷史畫卷中悲壯的一頁,拂去塵埃,斑駁的公路仍然提醒著人們不忘歷史。2010年,龍陵縣對松山抗戰歷史開展了一次資源普查,旨在對當地旅游開發進行摸底,從而更好地對松山遺址和滇緬公路等進行保護、開發和利用。2013年9月,投資320萬元的中國遠征軍雕塑群在松山抗戰遺址落成;2016年10月,紅旗橋至龍山卡紅色旅游公路開建,從龍陵縣城通往松山的30余公里滇緬公路得到了修復和提升,只需40分鐘便可到達一座以歷史遺跡和風貌建筑為載體,以抗戰文化和愛國教育為引領的松山小鎮。道路設施的大幅提升,讓松山小鎮周邊村寨的新農村建設推進快速,沿著“新”滇緬公路,村民們開起了飯店、賓館,走上了旅游服務型新農村建設之路。

游客數量的增加,讓松山腳下大埡口新村的楊國剛特別高興。從2012年開始,這位普通的農民就開始自掏腰包收藏與滇西抗戰有關的文物,還在政府的支持下開起了一座藏有6000多件抗戰文物的陳列館。2011年,他意外從當地一個鐵匠鋪里尋獲到一把美制十字鎬頭。楊國剛在記事本中寫到:“一件抗戰文物差點就被回爐熔化了,也許是天意、還是神奇,還好我終于把它留下了。”當年修筑滇緬公路時的工具,楊國剛收藏了不少并妥善保存了起來。他說,希望有更多游客來到松山,因為這條路,那些人,都不該被忘記。

06

滇緬公路 侯云鵬 攝

80年后,歷經苦難的滇緬公路已涅槃重生,320國道、杭(州)瑞(麗)高速、大(理)瑞(麗)鐵路及周邊3座機場相繼“接棒”滇緬公路,承載起了國家“一帶一路”建設和連接國內外交通要道的重任,雖然角色發生了轉變,但滇緬公路的傳奇還在不斷延續。

“當年,這條路為抗戰勝利作出了巨大貢獻;如今,則成為了振興鄉村、脫貧攻堅的重要支撐。”余戈研究發現,正如火如荼建設的大瑞鐵路穿龍陵縣城而過,一頭從當年的怒江金塘子渡口上方入,一頭從曾經發生過激戰的三關坡出,在空間上與滇緬公路恰好有交匯或重疊。“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長眠于此的將士如果能看到這一天,必將無比欣慰。先輩用流血和犧牲換來了現在的和平與發展。自強不息、百折不撓,正是對中華民族精神的最好詮釋。”余戈說。

責任編輯:錢秀英 編輯:段紹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球探网篮球即时比分
<progress id="t1r7n"><ruby id="t1r7n"><address id="t1r7n"></address></ruby></progress>
<var id="t1r7n"></var><var id="t1r7n"></var><ins id="t1r7n"></ins>
<cite id="t1r7n"><span id="t1r7n"><var id="t1r7n"></var></spa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var id="t1r7n"></var>
<var id="t1r7n"></var>
<cite id="t1r7n"></cite>
<progress id="t1r7n"><ruby id="t1r7n"><address id="t1r7n"></address></ruby></progress>
<var id="t1r7n"></var><var id="t1r7n"></var><ins id="t1r7n"></ins>
<cite id="t1r7n"><span id="t1r7n"><var id="t1r7n"></var></spa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
<cite id="t1r7n"></cite><var id="t1r7n"></var>
<var id="t1r7n"></var>
<cite id="t1r7n"></cite>